北明之

您有话说吗
唠嗑BO主

真不知道同人和语c的区别在哪儿吗?我倒是不想吐槽,奈何贵乱。

个人有个人文风,然而大家的情节和人物塑造不会差太多,这才是同人啊。

然而你圈标签化的真厉害,毫无痕迹(拍手叫好)。

不混圈的那几位大大,虽然人高冷点(我也是筋搭错了才去勾搭),但也用对待纯文学的方式去对待了。

至于这种联动各圈只为裱人的大事,我还是第一次见。

你lof老玩家的包袱也该卸了吧,我一直没销过号不过是为了所谓的大大而已。我真想问问你们,国家大事是如此吗?

【带实锤】关于时之歌圈写手Divan抄袭与装白的情况说明

[doge]

密室·锦鲤:

港真这抄的都让人尴尬,血呼呼一大片……🌚


矩阵良:



求真务实,谦虚谨慎,有锤上锤,禁地图炮




免鉴定,我本人是野生舜远粉(。)虽然在这个圈认识的姑娘不多,但都是可爱的人,所以严禁地图炮严禁造谣,有锤请拿出来单挂,不然老阿姨我会正面怼回去的




图长且多,流量预警




先向宋凌姑娘 @舜心归远,凌不言志 说一声对不起,我答应了你周五再给你看记录的,结果先发出来了,没能遵守承诺,对不起。








【情况说明】




这事反转来得太过突然我一时竟然不知道从哪儿说起好(……)




2016年10月25日晚上八点半左右,小陈姑娘 @陈亦翎 找到我,说想找我鉴定个文章,即是圈名碗(Divan,当时LOFTER名称显示为“瀚渡滄”)的姑娘的几篇时之歌(主要CP是舜远)的文章。文章如今已经删除,现将存档公示如下(无关人员已打码):

















我知道首页有很多中文系的朋友哈,你们肯定比我还熟悉。




这几篇文章,原文照搬简媜老师的散文作品,从名篇《四月裂帛》到不那么名篇的《天涯海角》不一而足,让我这个买了简媜老师全套书已经不知几刷的资深读者十分震惊。




我当时就稍微看了两眼,断定肯定是《四月裂帛》,毕竟这是当年我还文盲的时候嘉嘉远隔千里抄给我的第一篇安利文,印象十分深刻。




得到我答复的小陈姑娘于是跑去找Divan姑娘私信,希望Divan姑娘可以删除抄袭文章予以公开道歉




小陈姑娘与Divan姑娘的私信记录如下:












总之,Divan给小陈姑娘的解释是:




我是照着摘抄本上的语句写的。




虽然很无语不过一开始我和小陈姑娘以及其他朋友(都不在时之歌圈,只跟我和小陈姑娘有友情关系)都还是选择相信了Divan的说辞,并给予了谅解,在她删除声明后,也体谅她的心情,给了她重新发布的时间。




然而时至2016年10月27日,Divan的LOFTER主页仍然没有任何声明:






不禁怀疑起了其实声明只是用来糊弄我们的吧……毕竟那个时间,除了我们这群晚睡晚起的老阿姨真的没有人看她LOFTER啊【。】




但是公开声明的意义,不就在于,要正视自己的错误,并且告知读者的吗?




Divan在私信里也说会一一私信她的读者说明情况,但是从我了解到的情况来看,并没有做到。




如果有的话还请Divan姑娘上锤,我愿意为此道歉。








本来我们也以为事情就到此结束了……




嗯,本来。








时间到了第二天(2016年10月26日),我仔细看了一下Divan的文章,发觉不太对——什么样的《深度阅读》能摘抄全篇还跨好几本书啊?




带着疑惑,我做了个简单的调色盘。




——虽然这个调色盘被朋友评价为:“这哪里是调色盘,这是朱砂矿啊……”
















很壮观是不是。




好巧啊哈哈哈我也这么觉得。




我和小伙伴们对“摘抄本”的说辞产生了怀疑,于是进行了第二轮找锤——也就是针对Divan剩下的一篇《文风进化表》里的文段进行了查找。








《文风进化表》全文存档如下:












经过查找,2015年的几篇陆散,均来自阿墨姑娘 @墨洛温 




包括但不限于:《星图》 《心证》 《拾遗》 ……因为检索起来有点困难(。)而且是全文拷贝,就不做调色盘了




这里,要特别向阿墨姑娘道一个歉:因为对方连修改都没有,我们一度怀疑过两人是不是同一个人,经过审慎的查证与询问,确认确实不是同一个人,为我们之前的不当怀疑向阿墨姑娘致歉,对不起。




小陈姑娘向阿墨姑娘求证,确认并非一人的消息截图:









……接下来更精彩的事情出现了【蛤蛤鼓掌.gif】




经过和热心网友们(不是)锲而不舍,能打胜仗,作风优良(不是)的搜索,找出了《文风进化表》中碰瓷的大部分文章,包括但不限于:




 @如歌行板 姑娘的《【快新】不可说》




 @夏且犹 姑娘的《【快新】愿与你从天光乍破到走到暮雪白头(知乎体番外)》




 @lazy wind 姑娘的《【原创/ 快新】未曾告白(短篇)》




调色板如下,太太们请自行认领……呃,还没找完,因为这几个墙头我都不熟悉,全靠搜索引擎还是有点吃力,希望有热心网友(……)见到自己墙头的可以认领,我会补充。







如果抄袭的理由是不懂写作,从摘抄本抄下来的话……




我想问一下哪本《深度阅读》会收录这么多同人文(。)








经过进一步搜索,小伙伴发现了另一个令人震惊的事情。




我们找到了这样一篇文章









我从同圈姑娘那里知道的情况就是,Divan姑娘圈名叫碗。




是巧合吗?我们赶紧看了看评论:









……看起来也不是那么不懂版权啊。




所以碗姑娘看起来也不是不懂抄袭嘛,还帮人做调色盘来着……




所以……我和小陈姑娘显然,被驴了。




木木听了我们的经历十分心疼,并表示这个情况很熟悉,就仿佛宿管阿姨喊关灯的时候舍友迅速关了灯,然后等宿管阿姨一走又把灯打开了。








我没什么感想,又不混圈,最多觉得有点日X而已。




我、小陈姑娘和忙活了两三天找锤的热心网友们依然是当初的诉求:删除所有抄袭文章,并向被抄袭的作者们公开道歉。




被抄袭乃至被总结(……)的作者们如果有其他诉求,可以单独提出。








我还是挺佩服Divan姑娘的勇气的……毕竟我发现如歌行板姑娘也在时之歌啊Orz抄同圈真的不会被迅速八下来吗……








最后,小陈姑娘还留了另外一份存档,我们希望,Divan姑娘看看曾经在她文章下评论表示喜爱的读者们,再想一想。




也希望圈里喜欢Divan的姑娘们想一想,长痛不如短痛,谁年轻的时候没有真心错付过……别太往心里去(。)









有其他消息可以私信我或者小陈姑娘,我们持续关注这件事情 =)






关于你狗圈最近的腥风血雨,我只说一句:

关我屁事。

占tag抱歉啦

如你消亡

ACT.02

但是太宰,你并不是什么万能充电器。

太宰,我不过是虚长你四岁的年纪,一名不喜欢秋季的外科医生罢了。

你我固然有不同之处,也有相似之处——对于大部分人来说都是这样。

你知道的,你对我的了解不过冰川一角。

正因如此,我们两个才能对话。一旦那障目的树叶被拿走,我们便只能面面相觑。

如是,而已。

行人

文豪野犬尾崎红叶,文豪野犬芥川龙之介,文豪野犬织田作之助。

自我,本我,超我。

文豪野犬与野谢晶子。

无我。

文豪野犬江户川乱步。

然我。